专家答疑
专家答疑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专家答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答疑 > 专家答疑 
 
张忠义:书札收藏正当其时
日期:2014/10/23   点击:1223

2009年,中国嘉德春季艺术品拍卖古籍专场,“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经过激烈竞争,以554.4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国家宣布首次行使优先购买权,将其收归国有。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书札收藏引起广泛关注,无论古代、近现代还是当代的名人书札,都成为拍卖市场上的亮点。

一、书札收藏异军突起

在众多文物艺术品门类中,书画收藏投资始终占据着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兼具书画、古籍双重特征的名人书札收藏近两年可谓异军突起。

2009年,上海敬华秋拍,陈寅恪先生文稿集以285.6万元成交。2009年秋,曾巩《局事帖》以1.0864亿元成交,这一价格创造了中国书札有史以来的拍卖最高价。2010年,杭州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成交率为100%。王国维《宋代之金石学》手稿拍出123.2万元;孙中山致日本前首相田中义一密信二通,以156.8万元成交。同年中国嘉德秋拍,周作人文稿拍出358.4万元;王羲之《平安帖》以3.08亿元天价成交;曾纡《草书与允直知县七哥札》只有30字,也拍出了4592万元的高价。 

2011年,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暨纪念辛亥革命专场”中,康有为行书《自作诗》以30万元起拍,161万元成交;严复草书《庄子养生主》12万元起拍,126.5万元成交;孙中山行书《博爱》二字也以126.5万元成交。为庆祝辛亥革命100周年,国内收藏界掀起了一股名人书札、手稿热潮。北京、上海等地各大拍卖行都不约而同增设了“纪念专场”,晚清至民国时期名人书札、手稿成为藏家抢购的热门藏品,价格步步高升。

其实,书札收藏投资的潜力早在多年前就已初现端倪。国家不惜重金参与收购。2001年,首都博物馆以550万元高价收购清代郑燮《手书五经册》。2002年秋,“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20册”以990万元成交,曾引起强烈反响,创下当时拍卖纪录。钱镜塘先生是国内著名收藏家,他花费毕生精力、秘藏了半个世纪的明代名人尺牍册,涵盖了明代两百多年历史中数百位重要人物的400余通书札,政治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可称是明代仕宦大全;所书真草行篆,是性格、流派各异的明代书法荟萃;600余页各色笺纸,也是明代不同时期造纸技术大全。某些书札内容甚至可以补充《明史》的资料。现在看来,990万元真是捡了个大漏。

名人书札作为一个重要收藏门类,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早已形成气候,如爱因斯坦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关于原子弹的信件,1987年在纽约苏富比拍出了22万美元;哥伦布描写发现美洲大陆的信,1991年在伦敦佳士德拍出了44万美元;丘吉尔的7封情书,1994年在伦敦佳士德拍了7.68万英镑;尼克松总统的辞职信,1995年在伦敦苏富比拍了8.28万美元;美国作家马克·吐温(1835~1910年)的未发表手稿(《家庭素描》,共65页),2010年在纽约苏富比以24.25万美元成交;美国林肯总统最后一次演讲的手稿,2002年在美国以308.6万美元拍出,创造了美国总统手稿资料的最高拍卖价格。2008年,《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作者——英国女作家J·K·罗琳的配图手稿《游唱诗人比多故事集》,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95万英镑成交,创下当今世界现代文学手稿拍卖价格新纪录。另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1994年,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一份达·芬奇的科学手稿,令这份手稿成为全球最贵的“图书”。据估计,达·芬奇留下来的1.3万页手稿,目前知道下落的只有7000多页,多收藏在公共博物馆和图书馆中,而比尔·盖茨是最大的私人收藏者。

二、书札收藏的历史简况和现实意义

所谓书札,从字面看,主要是书信和文稿,其实它的涵盖面要广得多,如日记、便条、跋语、题签、笔单、随笔、贺词、首日封等凡与书迹有关的均可归于书札范畴,形式不同,涵义相类。在古代,写字用的小木片叫“札”,写于竹上者称“简”,写于布帛和纸上者称“帖”。

古人云:“尺牍书疏,千里面目。”书札在古代是人们沟通情感和交流信息的主要媒介,具有多重文化价值和意义。中国关于书札的收藏由来已久。魏晋南北朝时期,书札应用甚为普遍,并且渗透到文学、书法艺术等各个方面。其后各代均有大量书札佳作。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平复帖》是迄今发现最早写在纸上的书札。作者陆机是三国时期人,他为了祈求友人病体康复,而致札问候。明人董其昌在札后跋曰:“盖右军以前,元常以后,惟有此数行,为希代宝。”书札也是过去皇族贵胄钟爱之物,清代乾隆年间的《三希堂法帖》中就收有被乾隆视为稀世墨宝的三件东晋书迹,即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摹)、王献之的《中秋帖》(摹)和王珣的《伯远帖》。此外尚有“万帖之祖”《淳化阁帖》、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等法书墨迹,其实都是古代书札。由此看来,书札在文学史和书法史上都占有重要位置。

进入近代,由于政治动荡、社会变革、中西文化碰撞等因素,信札内容愈加丰富,个性化特征极为突出。特别是各界名人的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原稿,更是颇具文献和史料价值。透过这些手迹原件,后人可以更好地了解作者当时所处年代的风俗人情和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它为后人研究前代历史提供了真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可以补充正史之不足。一通书札,往往可以反映时代整体特征和体现书者个体的综合文化素质。

当今正处于历史大变革时代,与过去信息闭塞相反,现在的通讯手段层出不穷,电话、传真、短信、email等多种联系方式已向人类延续千年的通信方式提出严峻挑战,并将在最短时间内取而代之。传统意义的“书信”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甚至几近灭绝。我们再难闻到那墨香,欣赏那手书的艺术,体会那心中的温暖了。至于文稿,“无纸化办公”的普及,使得人们轻敲键盘便可搞定文字,有谁还会使用毛笔钢笔去一笔一划书写?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名人手书原件、真迹越来越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就连书法,也失去了往日的实用功能而变成了一种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艺术特长,今人已很难再见那信手拈来的娴熟与潇洒了。因此,书札经历时间的推移会更加弥足珍贵,必将和其他文物一样成为具有多重价值的至宝,被后世珍藏、流传。

三、书札收藏的文化内涵和多重价值

胡适曾经说过:“信札是传记的原料,传记是历史的来源。故保存和收藏古人的墨迹,其功用即是为史学家保存最可靠的史料。”由此可见名人书札的重要价值和学术地位。

书札的文化内涵与多重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名气大小;二是内容如何;三是书法艺术;四是所用材料;五是品相性状。

名人书札收藏首先要求书者有“知名度”。知名度就是指历代各领域有成就、有贡献、有影响人物的书写原件遗存。其中尤以著名书法家、画家、文人、学者、艺术家、大科学家、大政治家等的手迹为世人所重。王羲之《平安帖》以3.08亿元人民币成交,曾巩《局事帖》以1.0864亿元成交,首要因素是书者的名望。书法史上王羲之被称为书圣;文学史上曾巩与苏东坡比肩,乃唐宋八大家之一。“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以554.4万元成交,“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20册”以990万元成交,说明不仅书者名气大,上款人和收藏者的盛名也是重要原因。我几年前曾著文把书者与上款者均为名人的书信戏称为“二龙戏珠”。如书写内容涉及多位名人趣事,也可诙谐为“群龙戏水”,价值自然倍增。

书札内容大可关系国家兴亡,小可展现人间悲喜,是古今名人的生活写照、生命轨迹。尺幅虽小,包罗万象,方寸之间,大千世界。有些书札中涉及机密要闻、历史事件、学术研讨等内容,价值更为可观。很多书札都是在特定情况下写给特定对象的,内容关乎国计民生、时事政治、学术观点、特定历史事件,后人读来既可跨越历史、开阔空间视野,又可全面了解事实真相,其补史、正史作用异常突出。书札因出自个人手笔,书写多洒脱随意、个性张扬,比起刻意创作的作品,更多了些意境和天趣,少了些表演和做作,字里行间流淌着鲜活与畅快。文如其人,字如其人,透过文字墨迹,书者为人处世、交友立命等诸多情况,都可从中窥见一斑。

书札多用毛笔或钢笔写就,既是书法作为实用工具最直接的体现,同时又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孙过庭品评书法作品时说过,人处于五种良好的心境和条件下可以写出好字,即:“神怡务闲、感惠徇知、时和气润、纸墨相发、偶然欲书。这五种条件具备,书法可入上品。”从书法艺术来看,书札与其他书法作品不同,多是书者有感而发、应自身需求而作。有道是“发于心而止于书”,即“随心所欲”,则必定出自原生态,不加雕饰则必定自然流畅。唯如此,恰恰最能表现出书者的真心境、真性情,最能体现其个性和艺术水准,因而能“五合交臻”、“神融笔畅”。所以,同一人书札的艺术价值高于其正式书法作品的价值,此论应为不谬。

书札的书写材料以纸、绢为最常见。纸、绢除了承载内容,还可辅助判断年代。而且,不同品类的材料本身也有相应艺术价值。甚至从最初在竹简木牍上的书写到后来普遍使用的笺纸,本身就具有时代特征和文化信息,值得玩味。书写工具则以毛笔最佳,钢笔次之,铅笔、圆珠笔更次之。这是因为毛笔所书是一种书法艺术,保存最持久;钢笔时间长会“褪色”;铅笔、圆珠笔会“掉铅”和“跑油”,既不利观赏,也不利保管。

所谓品相性状,则主要指书作的真伪、新旧和完好程度。近年来由于书札越来越受藏家欢迎且价格不断上涨,赝品也有日益“兴旺”的趋势。代笔、“克隆”、做旧、复制,伪作书画的一些方法同样应用到了书札上。书者名气越大伪品越多,需要收藏家和投资人小心提防。书札的品相也很重要,书札收藏讲究“完好如初”,即无残污破损,无缺页断码,保存初始完整状态最好。如系信函,除有实际内容的信纸外,同时带有品相完好的实寄封或手递封更佳,笔者将其喻为“金缕玉衣”;如系手稿,内容深邃,论述精湛,同时附有发表过、出版过、展览著录过的相关资料更好。

我们以1963年郭沫若读毛主席诗词《调寄“满江红”》(词稿一组)为例:郭沫若(1892~1978年)与鲁迅、茅盾一起,被称为新文化运动的“三面旗手”,集文学家、剧作家、诗人、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思想家、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于一身,曾历任政务院副总理、中国科学院院长、全国文联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他更是现代著名书家,书法初学颜真卿,又参柳公权、米芾、董其昌、赵孟頫诸家笔意,旁涉甲骨文、金文,晚期形成自己风貌,人称“郭体”。其所作行草书,铁画银钩、长枪大戟、肆意纵横、自由洒脱,加之深厚修养和渊博知识滋养,使他自然成为现代文人书法的代表人物。在文物艺术品市场上,其作品受到热烈追逐,价位一直名列前茅。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他的七言对联录毛主席诗句“喜看稻菽千重浪,跃上葱茏四百旋”以690万元人民币成交。而《调寄“满江红”》为创作文词,内涵丰富,既能让人欣赏他的书法艺术,又能展现他的诗人风采。虽然篇幅不长,却满纸云烟,多达120多字。还有铅笔修改字迹,发表前修改样稿,与诗刊定稿对照,可以清晰看到如此大家对其作品反复推敲修改的痕迹和进退拿捏的心路历程。词中所说读毛主席诗词,指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所发表的毛主席诗词一组37首,其中最后一首就是毛主席1963年1月9日所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而毛词也是和此前郭沫若的另一首满江红“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略),三篇《满江红》,用中国古典诗词的形式,通过唱和,直击当时国际国内联合反华的重大事件,引经据典,比喻夸张,幽默讥讽地表达了中国领袖鲜明立场、豪迈信心和革命浪漫主义情怀;充分体现出郭沫若对毛主席的崇拜以及和毛主席的特殊关系。这组词稿为历史名人所作,又记录了重大历史事件,书法俊美,诗情激荡,内涵深邃,外延广阔,既高瞻远瞩,又趣味盎然,给人诸多美感和无限遐思。

统而论之,书札具有真实性、隐秘性、特定性、唯一性和丰富性;同时展现的书法之美、笔法之美、墨法之美、章法之美、文法之美和意境之美,都是其他许多艺术品无法比拟的。它能使人知人所不知、见人所未见,增长知识、受到启迪、陶冶性情、提高境界,具有独特的历史积淀、学术功能、美学意义和人文价值。

四、书札收藏的市场潜力和广阔前景

信札在西方被称为“最温柔的艺术”,独具魅力。尤其在欧洲,名人手稿作为一种价值特殊的文献,不仅拥有众多的收藏者,也拥有一整套较为成熟的收藏机制。如举世闻名的爱因斯坦手稿,几乎每一个公式和符号都很好地保存了下来,后人可以从手稿中追溯其天才的智慧和思考的过程。相比之下,国内的名人手迹收藏还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虽然利好市场已经显现,但仍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引起广泛关注,我国名人书札价格与国际行情相比还有很大上升空间和尚待发掘的潜力。

书札收藏除需要具备一般的审美和书法、绘画等专业知识外,还要同时具有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社会等广博的学问。可以说,书札收藏是收藏中的“阳春白雪”。较之书法和绘画作品而言,书札有着更深层次可探寻、研究的问题,更有趣味性,满足人们高品质的精神追求。所以目前书札收藏的参与人数相对较少,进入此类收藏领域的往往是一些文化水平高的先行者和专家,或是实力出众的经济大亨、世界名人,敏锐的判断力和超群的眼光使得他们抢占先机。

现在有人将书札归类于书法作品,但与一般书法作品相比,书札有其独有优势。

(一)赝品较少。虽然近年伪作越来越多,但比起书画作品,数量相对较少,辨别也较容易,特别是带有实寄封的“金缕玉衣”,几乎无法复制。

(二)由于尺幅小、材质单一,除防火、防潮、防虫蛀的常规保管方式外,对环境没有特殊要求,比其他文物艺术品更易于保管,更便于携带。

(三)物以稀为贵。所有名人留下的书札都极其有限,古代自不必说,即便是近代名人,如大政治家毛泽东、周恩来,大文学家鲁迅、郭沫若、茅盾等书札流传于世的,也可谓是凤毛麟角。就连齐白石这样存世书画真迹三万多、世界上最多产的书画家,其书信文稿至今面世的也不过百件,珍稀程度可见一斑。随着收藏家、投资人认识程度的深入和收藏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高端人士不断进入书札收藏行列,名人书札的供需矛盾将更加突出。

(四)作为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和收藏门类,书札兼具书法和善本两种属性,具有交易市场“左右逢源”的优势。当前不少人将书札归类古籍善本,其公开交易也大多在古籍善本拍卖专场进行。也有少量书札在书画专场拍卖,由于与名家书画作品存在明显比价效应,往往会拍出高价。齐白石一张书画可以过亿,一封书信价值多少?这种由古籍善本专场向书画专场的挪移,无疑为书札的价值体现留出了巨大想象空间。

(五)虽然目前正面临文物艺术品市场调整,但将遭受重创的将主要是赝品泛滥和曾被资本疯狂炒作过的门类。而名人书札至今未被炒作过,将会在调整中巩固,在巩固中提高。

当前正值国家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新时期,国家政策的支持为文化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精神力量。而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人民生活的富裕又为文物艺术品市场奠定了强劲的经济基础。市场经过调整之后,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书札的种种潜质,使其有可能在调整后成为带动艺术品市场重新上行的独特板块,未来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作者系中国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画艺术鉴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文章节选自《中国收藏拍卖年鉴》(2012年版)

 
 
广西艺术品收藏协会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嘉宾路嘉湖巷6号佳和大厦18楼(530022)  电话:0771-5538995 13807711256
桂ICP备12001671号-1  技术支持:南宁网原
本站所有文字图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